向文波
  參考消息網4月30日報道 《道路自信:中國為什麼能》一書作者瑪雅近日專訪三一重工總裁向文波。內容如下:
  瑪雅:三一起訴奧巴馬和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最主要的想法是什麼?
  向文波:我們直接的想法是,訴諸法律來維護自己的權益。我們認為奧巴馬以及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對這件事的處理是違反美國法律的。間接的想法是,通過這件事,如果能像徐工事件一樣,使中國的政策有所改變,那就更好了。我認為,中國應該有類似外國投資委員會這樣的機構,來管理全球化過程中的國家安全問題。我們尤其希望通過這件事對我們的國民進行一次教育,讓中國人瞭解,什麼是真正的美國,什麼是美國倡導的“全球化”。
  瑪雅:美國至今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想要中國完全市場化、私有化。中國的民營企業是市場經濟的產物,三一是“根正苗紅”的民營企業,按照美國人的邏輯,應該歡迎才對。
  向文波:美國人過去給我們描繪了一個非常美好的圖景:全球化時代,完全市場化,充分市場競爭;各國發揮比較優勢,彼此可以交換,大家都有好處。其實真是這麼回事嗎?不是的。我認為,三一事件標志著中國與西方發達國家之間的經貿關係蜜月期已經結束了。蜜月期是什麼時候?就是中國改革開放後的30年。這個時期中國的發展是符合西方價值取向和利益的,因為中國為它們生產了它們已經不願意乾、也乾不了的產品,就是那些高耗能、高污染、低人工成本、低附加值的低端產品。現在經過30多年的發展,我們在一些高科技和高端製造領域已經顯示出競爭力,開始對它形成挑戰,與西方的核心利益有了衝突,西方就變臉了。就開始實行遏制,用國家安全條款來阻擊你,背棄了長期給我們灌輸的自由貿易原則。
  瑪雅:你提到2005年的徐工併購事件,聽說這件事你還給胡錦濤總書記寫了信。你反對徐工被美國人吞併,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
  向文波:首先一個原因,徐工的賣價太低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國家吃虧。徐工當時是以20億元人民幣賣掉85%的股權,這個交易價值太低了。當時說,徐工不賣就會完蛋,就是死路一條。可現在你看,徐工今天市值幾百億呀!不但沒被人吞掉,它還買了個德國企業回來,發展反而是很好的。
  另外我認為,別說賤賣,徐工再貴也不能賣。裝備製造業是國家戰略產業,徐工作為裝備製造業的龍頭,由外資絕對控股是不可以的。裝備製造業的核心技術外國人對中國是封鎖的,我們要是把自己的裝備業龍頭交給人家,那中國的技術創新依靠誰?如果這種改革思路可以被接受和複製的話,中國的產業安全就無從談起。維護本國產業安全是國際慣例,美國、日本、加拿大、歐洲都有自己的產業安全機制,但是中國沒有。這個問題你說有多嚴重?所以,我也想通過徐工併購案的討論,引起大家對建立國家產業安全管理機制問題的重視。
  瑪雅: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在經濟最困難的時候,基本的骨幹製造業都沒有丟掉。普京2004年簽署了一個命令,1000個國有大中型製造企業一個都不許賣。那是他的命根子。
  向文波:這就是國家安全意識和產業安全意識。遺憾的是,中國人這方面的意識還非常薄弱。中國是一個政治大國,政治大國必須有強大的軍事工業,而強大的軍事工業是建立在強大的製造業基礎之上的。現在中國的軍事,世界的先進武器我們買不到,製造先進武器的先進技術、先進機床我們買不到,那中國的強大靠什麼呢?如果我們把自己的裝備製造企業也賣掉了,可以說,我們就永遠失去了希望。
  瑪雅:有評論說,你對徐工事件的積極介入,體現了一個中國企業家的社會責任心。
  向文波:這個問題,我要糾正一個觀點。中國老百姓的很多觀念都被扭曲了,總認為民營企業是自私自利的。這個認識是錯誤的。我不講什麼高深理論,什麼崇高理想,但是民族自尊心、愛國主義情懷,是我們中華民族幾千年來一直就有的,一直在我們血液中流淌。今天的中國民營企業家,身上同樣流淌著這樣的血液。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追求,就是希望國家強大,人民生活富裕,中國在世界上有尊嚴、有地位、有影響力。我們不是美國人,也不是日本人,我們是中國人,我們希望中國強大。
  (原標題:向文波:為中華民族貢獻一個世界級品牌)
創作者介紹

Hume

dnuqg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