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4-15來源: 信息時報同樣是河道拐角的地方,如今已立起了四五層高的樓房,樓下出租為大象咖啡館門店,對著河道的牆體上裸露著白色塑料排水管。
  (上接A10版)
  未來它還能成為“藝術村”嗎?
  儘管目前小洲村陷入窘境,但不少小洲村村民仍滿懷期望,他們認為,這種尷尬局面是一時的,再過兩年當村裡房子搶建告一段落後,村裡又恢復了安靜,離開的人們會再回來,並將有更多的新人到來,房子出租市場又會熱起來。
  那麼,小洲村的未來是否真能如此呢?當傳統民居和藝術氛圍等要素快速消失後,小洲村還有可能成為“藝術村”嗎?
  馬向明認為,小洲村也陷入了藝術村落經常遇到的悖論怪圈,最初因為環境特殊和相對低廉的租金吸引了大批藝術家自覺入駐,形成氣候後政府想要打造區域藝術地標名牌,但此時藝術卻又讓位於資本只能退出。
  唐濤認為,小洲村作為“藝術村”是長期存在的,畢竟藝術大家及其後代群居的小洲藝術村和高架橋的藝術區仍保有原味,“大家”們仍可發揮著很大的凝聚力作用,但藝術檔次恐怕很難再達到搶建風起前的水平。
  尹秋生也說,小洲村的“藝術村”可能會變味,最初40個藝術家中,各個藝術水平都非常高,已在各自領域有一席之地。但現在進來的很多是剛畢業的美院學生,“不過人即便最初來的時候品位和水平不高,還是可以熏陶改變的,小洲村的未來關鍵還是要管理好”,尹秋生認為,只要村的命運在好的人手中,成為“藝術村”還是有希望的。
  政府行動
  將專題研究“走正道”
  去年年底,在廣州市規委會審議廣州市新中軸線南段地區控制性詳細規劃時,“小洲村將何去何從”引發了專家的熱議。
  作為區域內唯一保留的村落,小洲村卻正在遭遇自發消失的命運。
  廣州市政府副秘書長潘安表示,小洲村曾經是廣州南郊很美好的嶺南水鄉,現在無序搶建的狀況不能繼續,要專題研究小洲村問題。廣州市規劃局局長李明說:“小洲村的保護怎麼提都是對的,但實事求是地說,小洲村村民確實為廣州發展做了貢獻和犧牲,村裡還有經濟發展留用地300多畝一直沒落地。按計劃,留用地是落在村外的,應該儘快落地,爭取以正道取代住宅加層經濟。”
  該次會議最終確定了要在新中軸線南段地區預留好區域,作為“肉”給予村民。
  經驗教訓
  保護區成熟前交通不能太便利
  馬向明認為,小洲村的劇變讓人覺得悲哀和無奈,帶來的經驗教訓是,今後在設定保護區的時候政府要考慮配套的節奏問題,在什麼時間點應該完成怎樣的配套值得思考。為了要保護文化資源,政府不應過早完善區域的交通等配套,不然可能就會加速要保護資源的快速流散。
  對於村民搶建房屋想改善居住條件和生活,馬向明表示理解,但他提出,如果在一開始時小洲村房子就可以進行產權置換,就可以讓真正欣賞這些房子的主人將其保護下來。
  但也有專家認為,在過往古鎮等保護和發展經驗中,一旦原住民大量遷出,區域很快就變成了公園式的景點,失去生命力。
    (原標題:小洲村,藝術家在出走)
創作者介紹

Hume

dnuqg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